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廉政文化 >
以创新精神推动我国政党制度建设
发布日期:2017-04-11 11:04:00  浏览:  字体:   打印

  当今世界,话语权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必须构建新的具有公信力、感召力、说服力的中国特色政党制度话语体系。

  创新始终是推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可持续发展的不竭动力。时代越是发展,越是需要用创新的理念、创新的精神清除一个个思想理论障碍,构建科学的系统的理论体系,成为所有社会成员的政治认同和文化遵循。这种理论体系就是时代话语权。康德说,“没有任何东西比一种好的理论更实际”。只有创造性的理论才具有最充分的说服力。

  彰显中国政党制度的实践和理论特色

  马克思说,“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这一制度是在中国这块土壤中生长起来的具有独创性的社会主义政党制度。无论是制度设计,还是政治实践,反映了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是我国政治格局稳定的重要制度保障。这一制度在我国已经确立60多年了。在我国政治生活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显示出鲜明的实践特色、理论特色、民族特色、时代特色。

  长期以来,中国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始终进行着制度之争。由于在中国政党制度研究领域多从政治话语、政策语言和习惯思维进行叙述和解读,一些基本概念不清晰,创新性研究滞后等现实问题的存在,一些学者对中国政党制度缺乏自信,底气不足,不敢正面论战,缺乏制度自信。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作为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应立足时代,倾听时代声音,解决好时代的问题。在我国的政党制度格局中,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民主党派是参政党,中国的政党制度是建立在合作、参与、协商基础之上的。这种执政与参政紧密结合的政治格局是由我国国体的民主性质和联盟性质所规定的。自新中国建立,我们的国家政权就不是一个阶级、一个政党的政权,而是多阶级、多政党、多阶层的政权,无论是在根本政治制度还是在基本政治制度中,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等都占有一定的比例,他们参加国家政权,参与重要方针政策、重要领导人选的协商,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参与国家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制定和执行。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都是这种政党制度的直接缔造者、参与者、实践者和维护者。

  政党和政党制度虽然是当代世界政治生活中带有普遍性的政治现象,但由于每个国家基本国情和文化传承都是不相同的,那么他们的政治发展道路也是不一样的。这种普遍性内含着各自相异、丰富多彩的民族性特点,形成不同的政党制度。中国的政党制度与西方国家政党制度的不同体现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多样性。正是由于人类文明发展的多样性规律,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应有适应自己的计量法。美国未来学者约翰·奈斯比特说,中国实行的民主制度“显然是中国30年成功的一个重要保障。中国没有以民主的名义使自己陷入政党争斗的局面,在未来的几十年中,中国不仅将改变全球的经济,而且也将以其自身模式来挑战西方民主政治”。

  西方的政党制度优越吗?西方政治思想家认为,只有通过民意选择和政党博弈,才能产生出比较理想的执政党及领导人。当今世界,西方政党制度功能发生扭曲,政党政治成了选举政治;议会民主成为按选票排座次的民主。与此相伴,拉票活动滋生金钱政治,议会内各党纷争不止,只论党派,不问是非;相互攻击,相互扯皮。

  开阔民主监督问题研究理论视野

  一些学者和民主党派成员认为民主监督实效性不足,提出要把“软监督”变成“硬监督”以及民主监督法律化等问题。笔者认为,研究民主监督问题视野一定要开阔,首先应该搞清楚当初设计者的初衷和目的是为了什么?

  民主监督思想的渊源来自1945年7月毛泽东与黄炎培在延安的“窑洞对”。毛泽东提出打破人亡政息历史周期率的新路就是人民群众通过行使民主权利,对共产党和人民政府进行监督。伴随着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各民主党派成为事实上的参政党,1956年4月,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提出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思想。1957年2月,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提出:为什么要让民主党派监督共产党呢?这是因为一个党同一个人一样,身边很需要听到不同的声音。1957年4月,邓小平在一次政治报告中提出,“毛主席说,要唱对台戏,唱对台戏比单干好……对党外人士的意见不虚心去听,就很容易使自己闭塞起来,考虑问题产生片面性,这样非犯错误不可。”综上可见,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提出民主监督的初衷是为了打破人亡政息的周期率,解决中国共产党能够长期执政的问题,让人民监督政府,这是人民群众的基本权利。

  互相监督是指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与参政的民主党派之间的相互监督。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所达到的目的就是为了听到不同的声音。这就赋予民主党派一种权利即话语权、表达权。民主党派作为参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层面对执政党的执政行为、重大方针政策的执行等问题都有权利提出意见建议或批评,这体现的是亲密友党之间肝胆相照的精神,与西方反对党、在野党与执政党对立监督是不一样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探索民主监督的有效形式。探索什么?怎样探索?要进一步提高民主党派民主监督实效,落脚点就在民主党派话语权、表达权问题上。针对一些关键性问题能不能表达出来?表达得准不准确?针对性强不强?这是民主党派履行民主监督权利的核心要义。关键是要增强民主党派的责任意识,提高民主党派的话语能力和表达能力。今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召开的党外人士座谈会上提出,各民主党派与8个省份对接,对脱贫攻坚开展民主监督工作。这是中共中央赋予民主党派的一项新任务,是民主党派履行民主监督职能的新领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坚持问题导向,深入所对口地方一线调查研究,通过意见、批评、建议等方式,对脱贫攻坚落实情况进行监督,为打赢脱贫攻坚战作出贡献。由此可见,新形势下民主党派履行民主监督职能的有效形式仍然是行使好话语权、表达权。

  新的话语体系有两层含义:一是推陈出新,也就是对原来的理论进行再加工,再改造;二是用创造性思维提出新的话语理论。无论是推陈出新还是创造性塑造,都是为了建立彰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中国政党制度话语体系。当前,关于中国政党制度研究领域,改革开放后在国外经过西方系统培训的中青年学者成为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主力军,要培养更多既熟知中国国情且具深厚中国政党制度理论基础,又精通西方话语体系的理论工作者,构建上接天线下连地线的有学术含量的、包括民间话语、民族话语和国际话语兼容的中国政党制度话语体系。

  (作者李金河系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 上一篇:
  • 下一篇: